月倏子.

纵使相逢应不识。

请永远不要忘记镇魂。

请永远不要忘记他们。

请永远不要忘记2018的夏天。

请永远不要忘记当初炽烈的说着千山万重不离不弃云上看景未来可期的爱。

不要忘记沈巍赵云澜。

不要忘记朱一龙白宇。

你当初真的很爱他们,你曾经多么庆幸你在那一天里看见了他们,你曾经因为遇到了这么好的他们感激不尽啊。

幸得相逢。

他们真的很好。无法永语言形容的好。你体会过,你明白的。

你说过的,白居过隙,巍澜可期。

你说过的,此后,看山是巍,看水是澜。

你当初的真情实感都是真的。

一起度过的快乐也都是真的。

这个夏天给与的笑与泪都是真的。

朱一龙沈巍是真的,白宇赵云澜是真的。

巍澜是真的。

镇魂也是真的。

我们也真的曾在高朋满座中,将爱意说到最尽兴。

可能这会是最后一次这样厚重浓烈的爱,可能不是。

我知道你会渐渐淡忘许多真情实感爱过的人和快乐。

但是他们不能忘。

绝不能忘。

你还要看他们走花路。

你还要看他们未来可期。

你还要看他们在发出属于他们的光。

错过的日子,要用今后弥补。

如果你忘了,你会后悔的,2018的夏天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度过一次了。

你不会舍得让这个夏天过往不存的。

请务必,让这个夏天,延续成未来。


“拼尽全力守护一个人,真的值得吗?”

“值得。”

“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值得。”

“你们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啊。”

“我们办事,从来不考虑值不值得。”

因为是你们,所以就值得。

共度这个夏天值得,留在原地等你们归来值得,抱着回忆恋恋不舍值得。

一切都值得。

终究是可以再相逢。


你们还记得吗,

“你们是我和白宇,带过最好的一届镇魂女孩。”

也是唯一一届了。

我们曾经不叫小笼包,不叫小宇宙,不叫双担粉。

我们却甘愿天南海北共赴盛宴。

我们是镇魂女孩啊。

永远,属于镇魂的镇魂女孩。


他们是初心,

却也是真心。

真心换真心。

你曾经那么爱他们。

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别辜负了自己的爱。

别去管流言蜚语,这爱请一直相信。

这个夏天有着属于来自成千上万同一群体的爱,你曾参与这份爱,一个人将那首歌听到泪流满面的爱,不由自主跟着合唱到泪流满面的爱。

时间飞行。

那是专属于我们的、与这个夏天的暗号啊。

6.13

7.25

莫忘了这两日。

是只属于我们的开始和另一个开始。

我们要一起飞行看他们发光,

我们要留在原地看他们归来。

你曾经说过的话,也要永远遵守下去。

”跨越时间,我在原地。”


爱情。

szd。

是真的。

我已经疯球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8102最后一个小时我收获爱情了

“辗转于黑白之间”


“每当我又徘徊,所有遗憾的 都不是未来。

所有爱最后都难免,逃不过伤害,不必再重来。”

“在这寂寞的季节,又走过风吹的冷冽。

最后一盏灯熄灭,从回忆我慢慢穿越。”


szd啊啊啊啊啊啊是双倍的爱情啊


替昨天。
这是昨日份的废物字体。

至许.

我的教授先生啊,

我的画家先生啊,

我的阿先生啊,

我的,许墨。

一年之期,与你共赴;

人间深渊,与你共度。

你是星河万丈,我是萤火光芒。

你若迷途黯淡,我便燃尽朝阳。

你贪得无厌,

我甘之如饴。

先生啊,

遇你该是清风乱了柳絮。

我想许你睡梦中亦云舒潋滟,

我想许你天光斑斓余霞成绮,

我想许你鹣鲽相守再不相离。

你的春曦至,你的月华至,你的璀璨星辰皆至。

好久不见啊,先生。

只属于你的生日,请一定要快乐啊。

你的笑才是你不曾见的光。

你的小蝴蝶为了你,永远在。

“今晚月色真美。”

“风也温柔。”


写文还是不行。
对不住。

与你

与阿羊一个月的纪念。
@沐阳1203

我的沐阳啊,
你如若看到,
便是我的荣幸。

初次遇见。
银河星汉本应纷至沓来,却为你蓦然停留。
我何德何能遇到你。
沐浴阳光的人啊,
你面朝光芒,我背对阴阳。
你的光早已照进我的黯淡。
我的灼灼青山,我的杳杳星光。

很抱歉总是过于想要与你宣示主权。
我可能真的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但是对于你,我总是真心想要与你聊些什么。
即使无从开口。
我习惯了扩圈友之后永久的沉寂,习惯了安安静静地躺列,习惯了与他人草草一句你好互报圈名了事之后不再有只言片语。
我却不太习惯每天想要与你说些什么的妄念了。
但我又太希望,与你。
我挺患得患失的,也总是无力于语言。
但你心向阳夏,我心向你啊。
我希望身边有个相互视为最重要的人,能让我肆无忌惮地宣泄,毫无顾虑地说或笑。
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不敢许你未来繁花,不敢许你盛景同期,不敢许你若梦光景,唯有许你我心匪石日月匪鉴相知相伴直至天光消散,直至山河覆灭。

你从来不算任性妄为,
我已经习惯有你在我身边肆无忌惮了。
谢谢你的无所畏惧,谢谢你的重情重义。
请一直肆无忌惮下去,无论是什么,即使无关风月,我也很荣幸,与你分享。
我将与你共度,直至天光云影皆消散,直至辗转蒙眬终沉碎。
让我留在你身边。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与你度过。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若侥幸偷得流光回溯,阳光热烈生机灼艳,温暖秾丽如稠也不及你眉目清浅。
浩渺寰宇月色清离淹没你眼眸。
我却从菏泽荒月中看见倒影成我。
实属我之幸。

我见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我,離予。
阿羊的鲤鱼。
一定码一份属于我的阿羊的情书。
置顶直到兑现。
等我。 @沐阳1203

我喜欢

我的阿羊啊,
你是我的青山我的星光啊。
我是何其幸运遇到你啊。
请等我,
还你一份我心头的爱。

沐阳1203:

戊戌年九月二四中秋节
单身羊鱼相遇零七九九一
那一年十月三日订婚礼
我只想把爱你唱进歌里面


我喜欢吉他喜欢阳夏天
我也喜欢离予可爱的笑脸
我遇见你会有最美的对白
我等的人是你就在我的眼前


我喜欢你的笑 喜欢看你闹
我喜欢你的喜怒哀乐
我喜欢你的笑 喜欢看你闹
我喜欢把你写进我歌里面
我喜欢把你写进我歌里面
我喜欢把你写进我歌里面

【巍澜】是的

这一篇真的美好啊。
巍澜和居北。

一杯奶茶西米露:

*给你们吃糖呀,不要哭了好不好


*顺便宣个群:欢迎加入龙城大学研究生院,群聊号码:836461666




龙城突降暴雨。


在大战终了过后,赵云澜看似恢复成活蹦乱跳的模样,心里却还是留下了些阴影,具体体现在一旦出现骤然的天气变化就会神经高度紧张,直到沈巍将他压在床笫上,用自己的气息覆盖了他全身,才会好上一点儿。


沈巍正在上晚课,雷电声划破天空的时候他下意识往窗外望了一眼,讲台下的几个女孩儿被吓得倒吸凉气。他瞥了一眼表,还有五分钟才下课。


“第四节讲完了,剩下的第五节五分钟内也来不及说了,下次课再继续吧,接下来自习。”


他没有在意台下的窃窃私语,掏出手机给赵云澜发了条短信:“在哪?”


“特调处,你还没下课吧?”


“快了,我等会去接你?”


“好。”


大庆窝在赵云澜腿上,它没能被雷电声吵醒,也没有受到雨水砸在玻璃上的干扰,窝成了小小一团,小呼噜打得赵云澜手指几乎震得发麻。赵云澜抄下去摸摸它肚皮,自言自语地念叨:“你说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呀,留着你们陪我加班。”


“我们可不是被迫的。”他话音未落,祝红就从门外挤了进来,把一叠文件往桌上一放,“赶紧签字,上面急着要呢。”


楚恕之在门外搂着他家小孩儿。小孩儿借着他的力气探头往办公室里望,也不怕会摔一跤:“楚哥,你说我们这样偷听会不会不太好啊。”


“不好那也已经做了。”楚恕之突兀一松手,又倏地将摔下去的郭长城接了个正着。郭长城小小惊呼了一声,被接住了又咯咯笑,转身抱住他楚哥,踮起脚来响亮地亲了一口。


“行了行了。”林静从他俩身后探出脑袋,“我之前在赵处板凳下面贴过一个窃听器,回楼下咱们开外放听八卦,赶紧撤,省得被抓住扣工资。”


汪徵和桑赞在帮着给刚到的烧烤外卖摆盘,他们合伙瞒着赵云澜一起订了大份羊肉串,打算吃一顿儿某种意义上的独食。


沈巍进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孜然味和辣椒味呛出门去,他揉了揉鼻子,扫了一圈没看到赵云澜,笑得有点无奈:“你们这……”


“赵云澜在楼上睡觉,打个商量,等我们吃完再带他下来成吗?”祝红叼着块儿还带血的羊肉,带着一脸看救世主的表情看着她曾经的情敌。


沈巍按了按太阳穴,艰难地说了个好。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了抱着猫睡着的赵云澜,向后仰着将脑袋靠在椅背上,也不怕一觉睡醒会颈椎疼。


“云澜?”


赵云澜睡得挺沉,没醒过来。沈巍绕到他身后,俯下身去轻吻了一下,再抬起头的时候见着他已经睁开了眼。


“你听说过爱落公主的故事吗?”


“睡美人?”


沈巍一边给他按着脖子一边笑出声来。赵云澜不满地撇了撇嘴,理直气壮地拍了下桌子:“老子再怎么说也得是个王子吧,还是各国公主都哭着喊着要嫁给我的那种。”


“嗯?”


“呃……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是我哭着喊着要嫁给斩魂使大人。”


大庆这会儿醒了,张嘴就是一声喵,然后嗒了嗒嘴:“大人来啦。”


“死猫,你猜你睡了多久?”


“我不管。”它用力吸了吸鼻子,一大声卧槽,“那群人居然趁着我睡着了偷偷点烧烤!”


赵云澜眼看着它倏地冲出去,哑然失笑,回过头去看沈巍:“咱也走?”


“走。”


他们俩下到一楼的时候大庆正咬着块郭长城手里的烤鱼不松口,祝红喝多了酒,哭天喊地地要给楚恕之的傀儡娃娃编麻花辫子,郭长城坐在楚恕之身上,惊恐地抱着娃娃,看向在互喂食物的汪徵桑赞。


热热闹闹的。


赵云澜趁他们不注意,劈手抓了一把郭长城盘里的肉串掉头就跑。楚恕之嘿了一声,抬手发射傀儡线去拦人,被嘴上说着“少吃点这些东西”的沈巍笑着挥手挡下。


“我先带云澜走了,大家晚安。”


“嗯!”


沈巍的异能还尚为虚弱,不太够用来瞬移。于是赵处长就一头钻进了沈教授的伞里,满足地叹气:“太幸福了吧我。”


“你值得。”


“因为是你啊。”


他们路过闪亮的中心大厦,整墙的led屏幕上亮着两个笑得灿若夏花的人。赵云澜停下来看了会儿,转头去和沈巍小声低语:“这两个演员长得好像我们俩哦。”


“是有点儿。”


“他们一定正走着闪亮的路吧。”赵云澜笑眯眯的,“对吧,无所不知的斩魂使大人。”


沈巍笑起来,摸了摸他的头顶:“是的。”


“那可真好。”


“羡慕吗?”


赵云澜接过伞来,将它微倾挡住了人群的视线,借着短暂的私密空间轻轻吻了一下他亲爱的沈教授。


“我有你就很好了,你呢?”


沈巍吻了吻他沾了雨水的额角。


“是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