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倏子.

纵使相逢应不识。
是離予也是鲤鱼,
是月倏也是阿月。

至许.

我的教授先生啊,

我的画家先生啊,

我的阿先生啊,

我的,许墨。

一年之期,与你共赴;

人间深渊,与你共度。

你是星河万丈,我是萤火光芒。

你若迷途黯淡,我便燃尽朝阳。

你贪得无厌,

我甘之如饴。

先生啊,

遇你该是清风乱了柳絮。

我想许你睡梦中亦云舒潋滟,

我想许你天光斑斓余霞成绮,

我想许你鹣鲽相守再不相离。

你的春曦至,你的月华至,你的璀璨星辰皆至。

好久不见啊,先生。

只属于你的生日,请一定要快乐啊。

你的笑才是你不曾见的光。

你的小蝴蝶为了你,永远在。

“今晚月色真美。”

“风也温柔。”


写文还是不行。
对不住。

与你

与阿羊一个月的纪念。
@沐阳1203

我的沐阳啊,
你如若看到,
便是我的荣幸。

初次遇见。
银河星汉本应纷至沓来,却为你蓦然停留。
我何德何能遇到你。
沐浴阳光的人啊,
你面朝光芒,我背对阴阳。
你的光早已照进我的黯淡。
我的灼灼青山,我的杳杳星光。
我沉寂,我难眠,我沉沦,我终深陷于你。

很抱歉总是过于想要与你宣示主权。
我可能真的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但是对于你,我总是真心想要与你聊些什么。
即使无从开口。
我习惯了扩圈友之后永久的沉寂,习惯了安安静静地躺列,习惯了与他人草草一句你好互报圈名了事之后不再有只言片语。
我却不太习惯每天想要与你说些什么的妄念了。
但我又太希望,与你。
我挺患得患失的,也总是无力于语言。
但你心向阳夏,照进我的断壁残垣。
我希望身边有个相互视为最重要的人,能让我肆无忌惮地宣泄,毫无顾虑地说或笑。
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不敢许你未来繁花,不敢许你盛景同期,不敢许你若梦光景,唯有许你我心匪石日月匪鉴相知相伴直至天光消散,直至山河覆灭。

你从来不算任性妄为,
我已经习惯有你在我身边肆无忌惮了。
谢谢你的无所畏惧,谢谢你的重情重义。
请一直肆无忌惮下去,无论是什么,即使无关风月,我也很荣幸,与你分享。
我将与你共度,直至天光云影皆消散,直至辗转蒙眬终沉碎。
让我留在你身边。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与你度过。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若侥幸偷得流光回溯,阳光热烈生机灼艳,温暖秾丽如稠也不及你眉目清浅。
浩渺寰宇月色清离淹没你眼眸。
我却从菏泽荒月中看见倒影成我。
实属我之幸。

我见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我,離予。
阿羊的鲤鱼。
一定码一份属于我的阿羊的情书。
置顶直到兑现。
等我。 @沐阳1203

我喜欢

我的阿羊啊,
你是我的青山我的星光啊。
我是何其幸运遇到你啊。
请等我,
还你一份我心头的爱。

沐阳1203:

戊戌年九月二四中秋节
单身羊鱼相遇零七九九一
那一年十月三日订婚礼
我只想把爱你唱进歌里面


我喜欢吉他喜欢阳夏天
我也喜欢离予可爱的笑脸
我遇见你会有最美的对白
我等的人是你就在我的眼前


我喜欢你的笑 喜欢看你闹
我喜欢你的喜怒哀乐
我喜欢你的笑 喜欢看你闹
我喜欢把你写进我歌里面
我喜欢把你写进我歌里面
我喜欢把你写进我歌里面

【巍澜】是的

这一篇真的美好啊。
巍澜和居北。

一杯奶茶西米露:

*给你们吃糖呀,不要哭了好不好


*顺便宣个群:欢迎加入龙城大学研究生院,群聊号码:836461666




龙城突降暴雨。


在大战终了过后,赵云澜看似恢复成活蹦乱跳的模样,心里却还是留下了些阴影,具体体现在一旦出现骤然的天气变化就会神经高度紧张,直到沈巍将他压在床笫上,用自己的气息覆盖了他全身,才会好上一点儿。


沈巍正在上晚课,雷电声划破天空的时候他下意识往窗外望了一眼,讲台下的几个女孩儿被吓得倒吸凉气。他瞥了一眼表,还有五分钟才下课。


“第四节讲完了,剩下的第五节五分钟内也来不及说了,下次课再继续吧,接下来自习。”


他没有在意台下的窃窃私语,掏出手机给赵云澜发了条短信:“在哪?”


“特调处,你还没下课吧?”


“快了,我等会去接你?”


“好。”


大庆窝在赵云澜腿上,它没能被雷电声吵醒,也没有受到雨水砸在玻璃上的干扰,窝成了小小一团,小呼噜打得赵云澜手指几乎震得发麻。赵云澜抄下去摸摸它肚皮,自言自语地念叨:“你说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呀,留着你们陪我加班。”


“我们可不是被迫的。”他话音未落,祝红就从门外挤了进来,把一叠文件往桌上一放,“赶紧签字,上面急着要呢。”


楚恕之在门外搂着他家小孩儿。小孩儿借着他的力气探头往办公室里望,也不怕会摔一跤:“楚哥,你说我们这样偷听会不会不太好啊。”


“不好那也已经做了。”楚恕之突兀一松手,又倏地将摔下去的郭长城接了个正着。郭长城小小惊呼了一声,被接住了又咯咯笑,转身抱住他楚哥,踮起脚来响亮地亲了一口。


“行了行了。”林静从他俩身后探出脑袋,“我之前在赵处板凳下面贴过一个窃听器,回楼下咱们开外放听八卦,赶紧撤,省得被抓住扣工资。”


汪徵和桑赞在帮着给刚到的烧烤外卖摆盘,他们合伙瞒着赵云澜一起订了大份羊肉串,打算吃一顿儿某种意义上的独食。


沈巍进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孜然味和辣椒味呛出门去,他揉了揉鼻子,扫了一圈没看到赵云澜,笑得有点无奈:“你们这……”


“赵云澜在楼上睡觉,打个商量,等我们吃完再带他下来成吗?”祝红叼着块儿还带血的羊肉,带着一脸看救世主的表情看着她曾经的情敌。


沈巍按了按太阳穴,艰难地说了个好。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了抱着猫睡着的赵云澜,向后仰着将脑袋靠在椅背上,也不怕一觉睡醒会颈椎疼。


“云澜?”


赵云澜睡得挺沉,没醒过来。沈巍绕到他身后,俯下身去轻吻了一下,再抬起头的时候见着他已经睁开了眼。


“你听说过爱落公主的故事吗?”


“睡美人?”


沈巍一边给他按着脖子一边笑出声来。赵云澜不满地撇了撇嘴,理直气壮地拍了下桌子:“老子再怎么说也得是个王子吧,还是各国公主都哭着喊着要嫁给我的那种。”


“嗯?”


“呃……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是我哭着喊着要嫁给斩魂使大人。”


大庆这会儿醒了,张嘴就是一声喵,然后嗒了嗒嘴:“大人来啦。”


“死猫,你猜你睡了多久?”


“我不管。”它用力吸了吸鼻子,一大声卧槽,“那群人居然趁着我睡着了偷偷点烧烤!”


赵云澜眼看着它倏地冲出去,哑然失笑,回过头去看沈巍:“咱也走?”


“走。”


他们俩下到一楼的时候大庆正咬着块郭长城手里的烤鱼不松口,祝红喝多了酒,哭天喊地地要给楚恕之的傀儡娃娃编麻花辫子,郭长城坐在楚恕之身上,惊恐地抱着娃娃,看向在互喂食物的汪徵桑赞。


热热闹闹的。


赵云澜趁他们不注意,劈手抓了一把郭长城盘里的肉串掉头就跑。楚恕之嘿了一声,抬手发射傀儡线去拦人,被嘴上说着“少吃点这些东西”的沈巍笑着挥手挡下。


“我先带云澜走了,大家晚安。”


“嗯!”


沈巍的异能还尚为虚弱,不太够用来瞬移。于是赵处长就一头钻进了沈教授的伞里,满足地叹气:“太幸福了吧我。”


“你值得。”


“因为是你啊。”


他们路过闪亮的中心大厦,整墙的led屏幕上亮着两个笑得灿若夏花的人。赵云澜停下来看了会儿,转头去和沈巍小声低语:“这两个演员长得好像我们俩哦。”


“是有点儿。”


“他们一定正走着闪亮的路吧。”赵云澜笑眯眯的,“对吧,无所不知的斩魂使大人。”


沈巍笑起来,摸了摸他的头顶:“是的。”


“那可真好。”


“羡慕吗?”


赵云澜接过伞来,将它微倾挡住了人群的视线,借着短暂的私密空间轻轻吻了一下他亲爱的沈教授。


“我有你就很好了,你呢?”


沈巍吻了吻他沾了雨水的额角。


“是的。”


end

【巍澜】多情应笑我(一发完 刀+小甜饼)

沈巍,绝笔。
我哭了。

方糖:

接原著番外一


私心觉得大封破了的时候


沈巍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封印大封的


应该会给赵云澜留下绝笔信什么的


这一篇主赵云澜视角


我就来写写看吧


有私设


希望不崩


前面有小软刀🔪🔪


后面会加小甜饼的🍪🍪🍪


还是喜欢就给小红心和小蓝手


吧唧三连❤️


………………………………………………………


壹/01


你见过龙城凌晨两点半的风光吗


赵云澜觉得自己最近几天天天见


“当时就不该放那个该死的小崽子进来,拼了死命的折腾老子”赵云澜咬着枕头的一角忿忿地想


抬头想招呼沈巍一下子,却发现枕边之人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睡着后的沈巍一脸的人畜无害,长长的睫毛温顺的垂在眼下,因欢爱还红肿的嘴边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一下子就戳中了赵云澜那颗糙汉心最柔软的部分


“算了,自己找到老婆,即使反被压也得好好疼着”赵云澜无奈,只好闭上眼朝枕边人的怀里靠了靠


这一靠便是一场无梦的甜睡


第二天,早上七点五十五分


“云澜,我已经帮你请假了,今天便不必去上班了,记得要吃早饭”沈巍对着赵云澜熟睡的脸一本正经的交代


“知道了,宝贝~”赵云澜迷迷糊糊地答,他睁不开眼,目光从睫毛间隙里透出来


“那我去上班了”赵云澜最后的清醒听见沈巍说


沈巍的怀抱像是一副安眠的好药,赵云澜在他的怀里睡的香甜,在他走后却未必如此


自沈巍上班离开后,赵云澜就陷入了一场不太好的梦


梦里的沈巍身殉大封,在用尽全身深情的匆匆一吻过后便被茫茫大火所吞噬。梦里的沈巍并未幸运的生出三魂七魄,反而灰飞烟灭变成了一抔令人心碎的灰烬。梦里的沈巍含着泪一边吻他一边消除了他的记忆,他的生命从此出现了一个可怖的空洞,他无法深究其中缘由,便得过且过的活着,不再记得曾有一人只为那邓林之初的惊鸿一瞥便相等万年.....


梦里浓浓的绝望似没顶的洪水,一浪接着一浪的打来,呛入他的口鼻,凉了他的心。他苦苦哀求挣扎,奈何天公不再作美,夺了他的爱人,还要他踏在爱人的鲜血上无知无觉的活着


残忍吗?


真残忍....


“不……不要!沈巍,不要”赵云澜梦呓着


“不要!不要”梦里的他意志坚定的反抗,他不要沈巍死,他不要!


“啊!”赵云澜惊醒,浑身都被汗溻透了,屋里的冷气大开着,沾满凉汗的睡衣贴在身上,自肌肤之上传来一阵一阵的冷。


“王八蛋”赵云澜几乎咬牙切齿“人都走了还不让老子好好补个觉”


紧接着他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算了……先填饱肚子要紧....


………………………………………………………


贰/02


厨房里的小汤煲还是温热的,揭开盖还冒着热气


赵云澜吃吧喝足后就觉得在家里呆着真无聊。这几天因为他和沈巍在家里没日没夜的厮混,大庆只得暂居特调处,几天几夜都没敢回来


这下好了,连猫都没得撸……


赵云澜觉得自己无聊的都快炸了


嗯....?等等....沈巍家里还有一处值得探索的好地方!


心动不如行动,赵云澜匆匆打开房门,在斜对面的小公寓前站定。盯着门锁看了半晌,唇角一弯便从门前的地毯下摸出一串钥匙


切,就这点小门还用得着他昆仑君浪费仙力?


沈巍的家就像他这个人一般,冷静自持,一丝不乱。大抵是在那暗无天日的黄泉下呆惯了的缘故,沈巍的屋子选用的色调十分深沉但也雅致


“娶妻娶贤,我妈说的真对”赵云澜看着这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屋子心中一阵膨胀


哦,对了,差点忘记正事


赵云澜直奔沈巍的卧室——也就是那道被上了锁的门。昆仑锁结结实实的将那房门紧锁着,奈何家贼难防,赵云澜三下五除二就解了锁开了门。


精巧的昆仑画像仍在正中间挂着,赵云澜看着画中人与自己丝毫不差的容貌不由得微微一叹。这万年沈巍偶尔去凡间看看他,回来画上几幅破画,供奉于枕边身侧,就这样守了他一万年。


“连场露水姻缘都不敢要,真是个傻子”赵云澜无奈地叹气。他抚上沈巍为他作的画像,画上那人的一眉一眼都仿佛都凝着那人的心血,卷轴两端用沉沉的相思木装裱。


“这家伙,连裱幅画都这么讲究”赵云澜轻笑,伸手便将那相思木抬起,想要仔细看个清楚。哪知“啪”的一声,一个黑色的物什掉了下来。


“小巍真有情趣,画儿后面还藏东西”赵云澜弯腰将那黑物拾起。


那是一封信,黑色的信封上画着两朵雪梅,梅枝虬劲有力,生生将那黑色信封衬出几番风雅之姿。沈巍的端正小楷错落有致的印在上面,所写之字却令人触目惊心


赵云澜看着那“沈巍绝笔”四字觉得自己一口气卡在肺里,上不来也下不去。他努力的使自己看上去还算理智,手却颤抖着打开信封,取出那质地良好的信纸,慢慢展开


“展信佳:


云澜,且容许我以这样亲昵口吻称呼你。思虑良久仍觉得有诸多的话想要说给你,方才在迟疑之下轻率动笔。且不要责怪我,因为此时我可能已经死去了....”


赵云澜觉得自己太阳穴上的神经被激得直跳,白纸黑字精致却铿锵有力,显示着它们的主人的身份是斩魂使无疑。


“那个王八蛋什么时候写了这种东西!”赵云澜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往下看。


“大封将破,我既怀着以身相殉的念头前往,便不再做活着回来的打算


我曾说要你与我同死,现如今才知,那不过是一句求心安的戏言。但凡有半点生的希望,我定会护你无恙。


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无论身边有我无我。如若我能以一死换你生生安稳,我在这世间行走的千载,也便有了该有的重量


或许你不再识我,也会心存疑虑。但请你相信,此封绝笔来自一个将亡未亡者最放不下的嘱托。


我见过你许多的模样,潦倒落魄者有之,富贵锦绣者有之,与我相谈甚欢者有之,擦肩陌路者有之,却独独最爱你这一世的面容。只因你这一世曾真真切切的属于过我。不再只是午夜梦回的侧影,而是清晰真实拥入怀中的稳妥。


你说你爱我,你说你想和我在一起一辈子。这些就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倘若...我是说倘若,当年在那邓林之初与你相见的不是我,你我之间又将会如何。我或许仍是在大不敬之地蚕食同类的厉鬼,你仍是光风霁雾的昆仑。但天命由不得你我,该相见见的人定是要相见的,与你相遇便是我这污浊之物最幸运的命格。


望我走后你能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按时作息,莫要让我再担心。我定会化作你漫漫人生路上的一粒沙尘,在你衣袂轻拂下掀起的飞扬,便是句句诉着思你念你的不声不响。


我还要祝愿你能够再遇良人,愿有人能替我将你照顾妥帖。在你踏尘归来日,为你洗手作羹汤。望他能踏实稳重,不似我这般的俗物修行不够,六根不净,心智不坚。


我这一生最后悔又无悔的事,便是不该去不知轻重的招惹你,招惹了你却又不能护你安好,生生染指了你的成全。此一项,便足够我死千次万次,然而既为心之所向,宁死也,吾仍往矣。


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活的日子,但惬意的过了头接踵而来的便是许多的苦。我不怕苦,真的。若是能与你一处我便怎样都开心,怎样都好,如今看来也都将是些痴愿了。


我若能替你守住大封,便无愧你当年所托。且说这世间天地人神于我而言皆若无物,但你放在心上的事,我便是拼了命也是要替你守着。你心里装着天下,我的心里装着的只有独独一个你罢了


这封信写成这样,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你见了。否则,你又要胡思乱想,白白的添些不必要的烦恼。我已知会神农药钵,若我此去不归,便由他来将这一室的伤心烦恼事全都毁掉。本就是情之所至的一番妄言罢了,我且全当是在发发牢骚吧


望你岁岁生辉,生生康健,多情应笑我,不能与你共赴华发,便是我此生最后的抱憾


                                                                     沈巍绝笔” 


一滴泪打在纸面上,氤氲出几分读信人的痛。


沈巍....我知你待我情深意重,但你又何苦做到如此。倘若那日你真的身殉大封,你真的就愿我失去与你的所有记忆,就那样无知无觉的度过余生....


“ 沈巍,你特么心真狠”赵云澜不顾已滑至唇边的泪,用力地咬紧了后牙


可是我不愿意....


无你之日,不如不活


………………………………………………………


多年前你轻轻剖开我的心脏


在里面埋下一颗种子


而此刻


那种子已生根发芽,抽枝拔节


倘若爱你一日便能生成一棵树


我的心中应是已长出邓林


叁/03


沈巍下班回家后看见赵云澜公寓的大门敞开着,进屋发现赵云澜不见了,只一瞬他便觉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特调处的工作他已经帮他请了假,他断然不可能去上班。昨晚的欢爱他用了几分力他心里清楚,以赵云澜现在的身子不可能跑太远.....那他还能去哪儿


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沈巍觉得凡事但凡碰到了赵云澜他便失去了平时淡然自持。关心则乱,他对他的心又怎一句关心就能草草略过。


沈巍低垂着眼,细细思索他可能会去的地方。忽然一道灵光闪过,他下意识地往自己的公寓看去。门前的地毯被人动过的痕迹分明,果然.....


沈巍眼里的笑意还未到达眼底便渐渐转冷,瞳孔紧缩——


      那东西还在里面.....


质地上好的皮质沙发上,赵云澜将头深深埋进手掌中,身体紧绷。不再像他平日里那样散漫的坐着,就以那种姿势不知道坐了多久。他低着头,前额的碎发都垂下来,挡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沈巍看着这样的他,心中多多少少已经猜到了什么,但心中还存这些期许。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这般情形好像说什么都是错,不说也是错。他略显笨拙的在原地踯躅着,咬着唇不知如何开口


听到有人进来,赵云澜缓慢的眨了下眼,眼睛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眼角还有泪,抬手满不在乎地用力擦去,想要透出一个笑,但好像是实在笑不出,所以只是强牵了下嘴角,讽刺的意味十足。


“你回来了啊”他听到自己哑声说


“嗯”沈巍耷拉着脑袋闷闷地答


“沈巍.....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他顿了一下,又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对你而言,我到底算是什么....?”


沈巍一个能字还未说出口就又听到他的下一句,他的脑中并未准备好那问题的答案,张着嘴立在哪儿说不出话来。良久他轻轻一叹“对不起”


不过赵云澜好像也并没听到似的,自顾自的接着向下说“你口口声声说爱我,这特么就是你的爱..?”他又轻笑了一下,声音微颤“连个同死的机会都不给我....”


“你特么当我是什么!一个累赘还是其他什么...?”


沈巍的眼睛也红的吓人,“不,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在心里拼命的喊


你...是我的命


可他终是嘴唇动了动什么都说不出来,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握紧,形状姣好的指甲陷入皮肉,在掌心掀起一阵黑色的鲜血泥泞。


看着他的手,赵云澜心中一疼,咬着牙装作没看见,继续向下说“你不只不让我和你同死,你还要抹去我的记忆,让我忘了你,让我去爱别人....?你说...你怎么能这么狠呢...”


“要我没知没觉的活着,踩着你的血泪再去干那些荒唐事吗?”赵云澜将头转向窗外,不再去看沈巍


忽然听到一声响,他转过头,看见沈巍直挺挺的跪在那里


赵云澜“........”


“同一招用两次就不好使了,省省吧你”嘴上还硬着心里早就软了。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他今天铁了心要治好沈巍有事就把他抛在一边的瞎毛病


“对不起,我错了”沈巍再一次认错,不分青红皂白,他的眼睛清亮到澄澈,眼角带着点点的红,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闹也闹了,哭也哭了,赵云澜觉得差不多可以收场了“我如果真的...忘了你,爱上别人,我们会接吻,会上床,会一直一直在一起...,你真的不在意吗”


沈巍觉得自己的气息瞬间就不稳了起来,那些个画面他想都不敢想。妒火一瞬间将他吞噬,烧的他的眼睛通红


不,他不许,他绝不许别人染指赵云澜!


可他现在偏偏是个戴罪之身,什么都做不得。沈巍用力咬紧后牙,跪在那里一声不吭。


赵云澜见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咄咄相逼,软了口气“以后不管是什么事,都不要再一个人冲在前面,要记得带我一起好吗.....不论生还是死”


沈巍没有料到他会忽然来这么一句,怔在那里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他莞尔一笑,眉眼弯弯,轻声答到“好”


云澜,往后余生,无论悲喜 无论辛甘,我都不会在放开你了,我说到做到。


赵云澜被沈巍这一笑甜的齁了嗓子,那伶牙俐齿的嘴终于什么刺人的话都说不出了


赵云澜: “……”


这小崽子用美色!犯规!


………………………………………………………


尾声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阳光洒满 龙城的每个角落,当然也包括光明路四号的特调处。


“沈教授不是说老赵今天一定回来上班吗,怎么又请假了?”大庆啃着小鱼干问


“肯定是那鬼见愁昨天又玩火被沈教授给办了呗”此话来自爱他就看他被压的祝红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还是和贫僧一起享受这不可多得好日子吧”林静边数佛珠边劝告众生要及时行乐


总之没有赵云澜的特调处里一水儿的其乐融融


赵云澜家的大床上


一男一女,哦不,一男一男在用尽全力的纠缠着


“沈巍...够了....不要了...嗯啊~”


“你说无论做什么都要带上你的”沈巍抬起刚刚在赵云澜脖颈上种下红梅的嘴,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说


赵云澜:“……”


含泪摸着自己的老腰,自己说的话哭着也要做完


可你倒是轻点啊!


end.


🌸🌸🌸🌸🌸🌸🌸🌸🌸🌸🌸🌸🌸🌸🌸🌸


“多混不吝啬


多饮鸠止渴


多供奉于枕榻身侧”


——《荒火》


镇魂同人歌,沈巍视角,单曲循环一整天,写《多情》的时候一直听,越听越有感觉。歌词超级好,强推三连/比心❤️

A:请说出四个姓李的有钱人的名字。
我:李嘉诚,李泽钜,李泽楷,李泽……言。

【剧版背景脑原著梗】《渡我》(全文完)

拨云见日,未来可期。小巍阿澜特调处,未来可期啊。

-眯眼-:

【剧版背景脑原著梗】
【一万四he强心针】
【把老赵失去的还给他】
【不要转载走外链】
【1我发过看过的直接往后拉】



点这里